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震世风雷的博客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日志

 
 
关于我

值得怀念的岁月,值得怀念的文字。请博友加QQ:737256001,空间里有备份博文。

网易考拉推荐

重读《娘子关前》感想  

2009-04-05 14:17: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读《娘子关前》感想 - 震世风雷 - 震世风雷的博客

 

一个极其无聊的时间,我在家里瞎折腾,翻看了一些可看可不看的闲书,无意间翻到了高中时用过的课本,看到了一篇文章——《娘子关前》,趁着自己的心情很无聊,我把这篇文章耐着性子看完了。看完后我的心情由无聊变成了复杂难受。

《娘子关前》是一篇纪事散文,作者周立波详尽记述了穿越娘子关的经过,想读者介绍了抗战时期的敌后根据地革命斗争的形势和环境。文中有一段话,颇耐人寻味:

……

到了核桃园,这是井平公路旁边的一个大村庄。国民党第三军和孙连仲的部队,在这里山上,跟敌人打过一阵。自然,结局是不消说得的,国民党的豆腐军失败而且逃跑了。遗尸甚多。我们翻过山岭时,还闻见腐烂的尸体的臭味。山上和山下,都有作战的工事。山上的是豆腐军的旧工事。山下的石头堡垒,是敌人为了防范我游击队的袭击,新近建立的。

……

我已经不记得高中时代对这段话的感受,但如今却是让我十分不自在,不知道这是不是“温故而知新”的缘故。我带着这种难受的感觉,考证了一些抗战时期正面战场上有关于娘子关的战事。

血战娘子关

陆诒(大公报记者)

    ……

敌既占雪花山,遂倾其大炮、飞机、骑兵、机械化部队,猛扑娘子关正面。我×××路虽在平汉线已力战数月,从未得到片刻休憩,但在孙总指挥一声令下,莫不奋勇接战。敌军的炮火、飞机。纵然每天把娘子关内外的山头,轰得峰倒岭崩,死尸有如荒林枯断的材木,填满了满山满谷,但终不能摇撼我们铁的队伍的阵地。敌军在正面遇到坚强的抵抗,遂移其主力攻旧关,该处为二十七路冯钦哉部,在十二日起与敌血战三昼夜,最后连工兵营,辎重连,教导团都调上应战,敌军死伤千余名,而我则倍之。这是娘子关头血战最壮烈的一幕!结果,我们战士打完了,敌军又进占旧关!

  在娘子关正面,战得最厉害的时候是十月十四日,敌骑兵四百余,竟冲到第×××司令部门口数里之地,那时,我副司令长官黄××能于万分危急中,沉住气奋战,卫兵,勤务兵,甚至连火夫,一律执枪作战,血战两小时的结果,总算把敌骑兵四百,解决在山沟里,一个也不得生还,使阵地转危为安。

  旧关已失,固关陷于危急状态,原驻九龙口测鱼一带的第×军,奉命反攻旧关。急行军到达敌阵前,不曾喝一口水,不曾休息一秒钟,便与敌军作猛烈的旧关争夺战,血拼一昼夜的结果,于十六日居然以无数的鲜血与断残肢体,换得了"克复"!但旧关以外的山头,仍为敌盘据,二十日起,敌机四五十架,不息的重量炸弹,猛炸旧关,以及固关以下的槐树浦,五里铺,固驿铺,柏木井一带,土地都炸平了,什么全炸毁了!敌机终日翱翔于我阵地高空,敌机上一声信号枪,敌军的排炮,便毫不吝惜的打来,工事成平地,士兵与堑壕共殉!我军不得已,遂集残军退守固关。

  旧关虽然又被敌第二次攫取到手里,但敌方伤亡甚大,并不讨得任何便宜,遂又移其精锐部队攻我右翼九龙口测鱼一带,实行迂回战略。右翼我军原为×××路,二十五日左右,×军奉命增援右翼,×××路原拟调入晋北,使晋北我军可出击后路已断的敌军,(晋北×路军,频在敌后方游击,破坏交通甚得手,在晋北的敌军,最惨时,弹药给养,都要靠飞机来输送,此时,如我军出击包围,不难歼敌,可惜晋北我军兵力不够分配,故始终与敌在胶着状态中作战)可是×××路军太性急了一点,接防的×军刚到,他们便移师,可怜徒步月余,翻越秦岭而来的×军,尚单衣草履,防地地形又不熟,又从未经历这么大的国际战争。阵地上刚刚立足,敌军从九龙口测鱼一带乘虚而入的大队便到临,就在平定前方的西回村西郊村,对敌作遭遇战。炸弹炮弹如雨点般直下,×军虽勉力苦撑,但总因伤亡过大,而节节败退。×路军刘丕成师,原在晋东南和顺一带活跃,闻边翼吃紧,于二十四日赶在测鱼西马一带,与敌作战,歼敌二联队,但他们是专任游击,不轻易打硬仗的,这次也受了右翼我军移防太快之累,也打了一回遭遇战,受了相当的牺牲!

  晋东的右翼已危,苦战在娘子关头的我军,为避免包围,不得不挥泪于二十六日晚上,退守寿阳,与此天险娘子关忍痛的暂别了!

"《全线血战记》(新声出版社1938年5月)"

上述文字摘自当时国统区的媒体,为《大公报》战地记者陆诒所著,鉴于作者的阶级阵营和当时的环境,难免有饰美国民党抗战之嫌。我又找到了这样一篇材料:

 

惨烈的娘子关保卫战

 72岁的娘子关中学退休教师乔水长为我们讲述了娘子关保卫战的一些情况。乔水长退休前是数学教师,但对历史一直情有独钟,持续15天的娘子关保卫战成为他研究的一个重点课题。

  1937年10月,日本人从平汉铁路向山西发起进攻,试图占领山西。国民军第17师师长赵寿山奉命前往迎击。赵寿山从保定且战且退,最后固守在井陉天长镇一带。

  几天后,雪华山失守,娘子关告急,国民政府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赶紧派第26路军和第27路军前往娘子关增援,部队来不及构筑工事便仓皇投入战斗。中日军队在进入娘子关的必经之地旧关9公里长的战线上猛烈交火,中方居高临下,占有地形之利,日军则掌控了制空权。对日军的轰炸,山上的部队避无可避。

  战斗进行得异常惨烈,赵寿山的部队最后只剩下3名团职军官。中方军队伤亡很大,得不到及时补充。在坚持了半月之后,阎锡山命令部队回撤,日军占领了娘子关。娘子关保卫战虽以中方失守而告终,但却给叫嚣3个月内占领中国的日军以沉重打击。

                  

摘自2005年07月07日02:31 燕赵都市报寻访抗日战场:表里山河娘子关

上述文字摘自于我们的主流媒体《燕赵都市报》,和前面引用的文字所记述的战事是相吻合的。这就可以肯定地说,在娘子关,中日曾有过一场恶战,国民党军队英勇顽强地抵抗的抵抗了日军的进犯,虽然以败退而告终,但是其顽强的战斗意志和高尚的爱国精神可歌可泣,是足以令我们这些后人赞颂的。

但是从《娘子关前》一文中,我们看到了什么呢?在周立波先生的笔下,这场惨烈的战役成了“国民党第三军和孙连仲的部队,在这里山上,跟敌人打过一阵。”而对国民党军队英勇无畏地抵抗所作的评价则是“自然,结局是不消说得的,国民党的豆腐军失败而且逃跑了。遗尸甚多。”轻描淡写,洋洋洒洒,表现出掩饰不住的轻蔑和厌恶。这就是周立波对当时抗日统一战线上的盟友的评价。

让我们再看一点资料:

                     

孙连仲部增加上去之后,首先将敌人压迫回到旧关附近,但旧关仍在敌手。那次战斗虽在某些地方把敌人压迫包围在山沟里或村庄里,但敌人不肯投降。我出了大赏,俘虏一个日本兵就赏大洋二百元,而孙部解上来的俘虏仅有两个。据说俘虏日本兵固然不容易,即使俘虏到了,稍不注意,他们就自杀,这是他们武士道教育的结果。记得有一天,一个被打散了的日本兵,乱窜到我的指挥所附近来,四周都被我军包围,他仍不投降,一面放枪一面乱跑,只好将他打死。有一次我悬赏五万元要孙连仲派一营人夺取敌占的旧关某要点,他指定第二十七师的某营担任这个任务,并宣布我的悬赏。那营长慷慨地说:“赏什么罗!军人以卫国为天职,即令牺牲了,只希望抗战胜利后能在哪儿立一块碑来纪念我们这群为国牺牲的人就满足了。”后来那个要点仍未夺回来,那营长和大部分官兵都牺牲了,剩下的不到百人。可惜那营长的姓名,我现在记不起来。

          

                                    摘自黄绍竑的回忆录《娘 子 关 战 役 前 后

附:

        黄绍竑(1895-1966)字季宽,广西容县人。1916年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1922年被孙中山委为广西壮族自治区讨陆(荣廷)军总指挥。1924年加入中国国民党。是年与李宗仁、白崇禧等成立定桂讨陆联军,统一广西。曾任桂军第二军军长、国民革命军第七军党代表、第15军军长。北伐开始后任广西省政府主席兼留桂军军长。抗战期间任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

    我为那位不知名的国军营长的言行深深感动了,为在这场血战中陨身不恤的国军官兵而感动。但是我们的周立波先生说没有被感动的,这些为国献身的骨肉同胞能感动大半个世纪后的我们,却感动不了与他们同一个时代的周立波。他们对于周立波而言,只不过是“翻过山岭时,还闻见腐烂的尸体的臭味”。呜呼哀哉,此公何其的冷血!让我们看看他是什么来路:

 

周立波  (1908~1979)

     现,当代作家。原名周绍仪,笔名张一柯、张尚斌等。笔名立波取自英语Liberty(自由)的汉语音译。湖南益阳人。1924年考入长沙省立第一中学,喜读文史书籍,开始参加革命活动。1929年考入上海劳动大学经济系,刻苦自学英语。1934年参加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加入中国共产党,开始了革命文学活动,参加左联领导工作,编辑《时事新报》副刊《每周文学》,发表诗、散文和评论,翻译肖洛霍夫的长篇小说《被开垦的处女地》(第一部)和基希的报告文学《秘密的中国》。抗日战争爆发后,作为战地记者赴晋察冀边区和抗日战争前线采访,创作了有影响的报告文学集《晋察冀印象记》、《战地日记》。他辗转于湘、桂等地,筹办《抗战日报》和编辑《救亡日报》。1939年赴延安,任教于鲁迅艺术学院文学系,著有描写延安农村生活的《牛》和以他身陷上海狱中生活为题材的《第一夜》、《麻雀》等短篇小说,后结集为《铁门里》。1944年主编《解放日报》文艺副刊,同年随八路军南下华南和中原,写成报告文学集《南下记》。1946年任军调部英文翻译,同年赴东北参加土改,于1948年写成长篇小说《暴风骤雨》。此书是他的代表作,展现了东北农村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画面,刻画了一系列生动的农民形象,成为中国最早出现的以土改为题材的优秀作品之一,艺术上显示了民族特色和个人风格,获1951年度斯大林文学奖金3等奖,风靡全国,曾出版多种文字译本。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人民文学》编委、中国作家协会理事、湖南省文联主席等职。曾到北京石景山钢铁厂深入生活。1955年回故乡安家落户,创作了反映钢铁工人生活的长篇《铁水奔流》和以农村生活为题材的短篇小说集《禾场上》。描写农业合作化的长篇《山乡巨变》及其续篇,从中国农民日常生活和心灵深处揭示中国农村社会变革的艰难和深刻,文笔精致、圆熟,艺术上达到新的高度。他的短篇《湘江一夜》,获1978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周立波的作品还出版有《周立波短篇小说集》、7卷本《周立波选集》、《周立波三十年文学评论集》,以及《周立波文集》等。

     我不知道,作为一个有相当高学历的知名作家,著述等身的文学大家,为何会有如此浅薄的言论。以他的文化修养和在文学界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来,委实令人不解。作为文人的周立波,扛枪打仗他一直没有份,但是这不能成为他对抗日同胞冷血的理由。他不光做了一个旁观者,而且还要肆意地批判失败了的自己的同胞(估计就是胜了,他也会批判)。这让人不寒而栗,这难道就是一代大师的人文情怀?

如果说因为意识形态和时代环境的局限,周立波是情非得已,那么我们可以姑且另当别论。文学家被剥夺了独立思考的能力是可悲的,其作品将会无疑不复具有艺术的审美和劝善功能。不难理解,为何长期以来,我们没有真正出过几部像样一点的文学作品。

这篇文章至今任被当作课文来教育学生。更让人费解。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